将戏就戏

2015-5-28 admin

将戏就戏


老板入狱了。此事很快在员工间传得沸沸扬扬.

老板姓赵,自幼丧父,就这样和母亲孤儿寡母地走了过来,经过自己一番打拼,终于拼出一片土地,在市中心开了家三星级的宾馆。

出事的那天,正赶上周五下午的那场例会,老赵和员工们正聊的火热,手机响了,老赵扳开手机看了看号码,“喂,老窦啊!我正在”没等老赵把话说完,话筒里便蹦出火急火燎的声音:“赵老板啊!兄弟们在盛阳酒楼和几个渣子打起来了,手里没家伙,你赶紧给弟兄们送点砍刀钢棒之类的东西,快点啊!”“嘟嘟……”老赵张了张嘴,把欲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。

老窦是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板,近些年风调雨顺赚足了银子,花钱非常阔绰,常吆五喝六的带着一帮老板级别的朋友光顾老赵的宾馆,每次都要挥霍掉两三万才肯离去。对于这样的主顾老赵当然很重视,一听说他在那边打起来了,不由分说放下手头的工作,交代了员工一番便匆匆离去。那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。

老赵做梦也没想到他正一步步迈向别人设计好的陷阱。他在地摊上买了些砍刀扔在车里,一踩油门儿朝盛阳酒楼呼啸而去。

数分钟后,老赵气喘吁吁地来到盛阳酒楼,疾步奔往大厅。大厅内此时已空无一人,桌子椅子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,满地都洒满残汤剩饭,到处都是破碗和碎玻璃渣子。显然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。老赵扫视了大厅一遍,把目光停留在最里端的一个墙角,那里横放着什么模糊的东西。老赵向前走了走,终于看清那团东西原来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,浑身是血,躺在那里纹丝不动。老赵愣了一下,随即想到了什么,转身就往外跑,然而他一下又懵在那里。门口站满了警察……

老赵在狱中回想着这些事儿,欲哭无泪。好在窦老板传过话来说:“兄弟别怕,没事,过几天大哥找人把你弄出来。”老赵不敢否认窦老板的能力,更不敢怀疑他的这些话。俗话说权大遮天,钱大通神。他知道窦老板权钱交易的神通,所以也便没了什么更可怕的担忧,只是在气恼之余又在心里暗暗留了一个心眼儿。

法庭的宣判出来了:过失杀人,判刑365天。这样的结果对老赵来说没有一点欣喜的地方,窦老板先前已传过话来,说:“老赵啊!没事了,我花了5千万给你疏通好了,定了一年。5千万就不用你还了,我再给你5千万希望你能把你的宾馆卖给我。”老赵耷拉着头,没底气地说:“容我再想想,容我再想想。”

几天后,在宾馆里流传开一句话:我们老板娘真毒!私下里更是议论纷纷:老板娘也太歹毒了,老板都这样了,她还落井下石。太歹毒了,好歹也是结发夫妻呀!就是嘛,孩子都十一二岁了,这女人怎么能这样呢?……这些话像炒黄豆一样被人们炒得劈里啪啦响,就这样传到了窦老板耳朵里。

窦老板慌了,大惊失色。急忙跑到监狱去找老赵。老赵一见窦老板“扑通”一声就跪在他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:“大哥呀,你要帮兄弟一把呀!兄弟现在什么也没了,都被那个娘们儿卷走了。我的房子,我的车子,还有我辛苦半辈子奋斗来的宾馆。没了,什么也没了,都被那娘们儿变卖了。你说这可让我以后怎么过啊!”“呜呜……”老赵扯着窦老板的裤腿哭得死去活来。

窦老板推开老赵,说:“兄弟别难过了,大哥我这儿还有你吃的那碗饭。”说罢窦老板便郁郁地离开了。老赵看着窦老板离开的背影,心中无比地轻松,长舒一口气,叹道:“人心险恶啊!”

一年后,老赵站在监狱的门口四处里张望,怅惘地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说:“哎!谁还会记得我这身无分文的家伙呢!”是啊,的确没人记得他了,他也没什么好让人惦记了,比如一年前窦老板惦记着的他的宾馆。

坐了数日的火车,老赵要到的地方终于到了。他怔怔地立在出站口,满眼含泪。对面站着他的妻儿。空气沉寂在那里,静静的。他走过去捋了一下妻子的头发,深情地说:“你头上有白发了!”声音颤颤的。

几天后,他们全家坐在一起看电视,女儿突然喊:“妈妈妈妈,那不是窦叔叔吗?”儿子接着说:“他们怎么都戴着手铐啊?”老赵摘下眼镜惝恍地回到卧室,眼睛红红的。妻子尾随而至,说:“你写检举信了?”老赵微微点了点头,两行泪夺目而出.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闽ICP备10011489号-7